相关文章

“钱荒”暂未冲击佛山制造(图)

来源网址:http://www.lgjmc.cn/

  南都记者调查中,受访制造企业和金融机构都说“钱荒”目前并未冲击佛山制造,金融业人士担心银行刚性调整或“误杀”好企业,佛山企业未来最需要警惕的是三角债风险。

  钱荒前后融资没啥变化

  “当我关注到钱荒时,我的第一感觉和判断是,不会对制造业造成很大的冲击,基本上是银行圈子的事,老板们不需要恐慌。”佛山市奥肯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秋生说。

  作为供应陶瓷等产业的上游机械供应商,赵秋生不缺银行贷款,他的预判和心态和很多佛山制造企业老板一样。上半年“客户的按揭办得都非常容易,前几月的贷款在6月份发放也很顺利,并没有异常。”赵秋生说,“6月本来就是银行资金紧张期,通过吸储、理财产品银行回流部分资金用于半年期的平账。银行间的拆借也不是钱荒时期才有的,其整体规模并不大。只是这次央行反常态地没有给银行”放水“资金,被炒作夸大了。”

  来自佛山照明灯具协会、佛山市机械装备等传统产业协会的信息均显示,钱荒事件后,佛山企业的融资并未有明显波动迹象。

  “上半年照明灯具协会从银行协议融资授信贷的500万,只有300万银行审批下来。但这和钱荒没有太大关系,银行主要是从企业资质和风控角度给予贷款的。”佛山市照明灯具协会会长吴育林说。

  佛山钢贸行业向来都是对融资渴求度极高的行业,自从乐从钢贸业2011年连续爆出老板因无力偿还贷款走佬事件后,处于生意冷淡期的钢贸企业对“钱荒”也相当敏感。

  “但愿不要波及钢贸行业吧,我们从银行贷款都要通过联保的形式去贷款,而且银行从前两年就开始对钢贸企业关闸了,我们一直都在闹钱荒。”在略显清冷的澜石不锈钢市场,佛山不锈钢贸易公司销售总经理黄女士透露,由于上半年经济不太景气,企业有的不锈钢品种从高位时的一吨21000元,跌至16000元还是很难吸引下游客商下单。为了缓解库存和资金链的压力,企业采取每月定量进货的策略,对客户付款则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纺织企业亦是如此,由于外销出口订单年初就显示减少,部分佛山纺织企业开始缩减产能,融资需求自然减少。这种状况在陶瓷、机械、塑料、五金等行业也较为普遍。

  政府表态

  制造业融资多回归实体

  今年一季度,佛山G D P增速达到9 .2%,虽然好于去年同期,但企业家对未来市场信心并不乐观。来自佛山市经信局的数据显示,1-4月,全市规模以上工业经济效益综合指数为219.88%,同比提高16.06个百分点,在珠三角九市中处于中上游位置。但资产负债率(逆指标)为62 .19%,同比上升0 .85个百分点,比全省平均水平高出3 .47个百分点,显示佛山工业企业负债较高,经营风险加大。

  这同样在佛山上市企业的证券市场也有所显露。今年第一季度,佛山21家在A、B股上市的企业中,共有8家企业背上了比去年同期更重的存货量,主要为机械、电器、材料等行业。共有11家上市佛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出现负增长。同时,企业的负债也有所增加,21家企业中,共有12家上市佛企负债提高。

  倘若此时银行内部的钱荒真的演变为对实体经济断奶,则对于佛山制造业极有可能是重创。但在近日佛山市召开的金融工作会议上,佛山市金融局局长郭家新明确对媒体表示:“钱荒并不是说银行缺钱,银行的整体上资金是宽裕的,缺的是好的投资项目,佛山刚好有很多好的项目可以吸收过来。央行的政策旨在引导金融回归实体经济,佛山的整体金融状况比较好。”

  对于佛山市个别银行集中推出高回报理财产品是否为银行资金紧张所致,郭家新表示,这只是佛山金融机构的局部现象。佛山实体经济得到了金融的支撑,钱荒目前没有影响实体经济。“佛山和其它地方不一样。佛山没有央企,很多地方央企融资进入到其它领域,而佛山的制造业大部分都用在了自己身上。”他解释说。

  郭家新的判断在银行对实体经济贷款的数据上得到了部分印证。截至2013年2月,仅银行机构对佛山的制造业、批发零售业贷款在全部贷款余额占比中最高,分别达到23 .19%和22 .33%。而去年年末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526.81亿元,比上年年初增长22.62%。

  在去年10月,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多家银行的佛山分行与佛山市政府共同签署《佛山市产业链招商服务合作协议》,规划在未来3年向佛山企业投放500亿信贷资金。

  但这与大部分中小企业的感受却相背离。“听说一些银行都严控向钢贸、陶瓷、纺织等行业贷款,我们行业都列入黑名单了。”澜石不锈钢一家钢贸企业销售经理黄女士说。

  对钢贸、陶瓷以及一些传统行业停贷在银行圈内并非新鲜事。“其实并非停贷,而是谨慎和控制这些行业的贷款。因为前期有很多钢贸、陶瓷企业利用自身金融杠杆来融资,并非用于实业本身。银行和担保机构是为了规避过度融资。”广东助民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陆涛解释说,无论是银行还是担保机构对陶瓷、钢贸优质企业的贷款仍然保持畅通。

  在过去5年,佛山确实涌现众多实体经济投资房地产热。最典型的是佛山陶瓷,从2006年开始,佛山陶业资本在国内产能布局扩张的同时,5年时间至少有近百亿陶业资本涌向地产市场。宏宇、新中源、新明珠、卓远等陶企龙头在本地土地拍卖市场上也频频现身。而佛山龙头企业美的、坚美铝材、欧浦钢网等企业同样涉足房地产投资。这种通过实体经济躯壳变相融资的趋势也为银行所警惕。

  然而对部分行业的停贷现象早已有之,也并非钱荒所致。

  陆涛同时透露,佛山优秀的融资担保企业不仅没有受到钱荒影响,出现资金紧张,且仍在不断夸大与银行机构的操作资金规模。“每次银根紧缩反而给民间金融机构带来的是春天。”陆涛说。

  南都记者还调查了解到,佛山市银行的贷款利率仍然维持在6%至12%之间,小额贷款利率则在3%至6%的区间,钱荒所在的6月份并未出现明显的波动。

  “钱荒完全没有影响到公司,邮储的资金比较充裕,上半年几乎每个月的表额都有1亿,客户的需求也比较稳定,没有出现波动。”在佛山开展小额贷款的邮政储蓄佛山分行信贷部总经理麦靖奔也同样表示。

  最大担心

  企业最怕三角债

  实际上,佛山制造业最为担心的是资金链风险,佛山市经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佛山优势传统工业1- 5月完成工业总产值2554.54亿元,同比增长12.6%,较1-4月下降0 .4个百分点。

  由于未来经济回升的趋势并不明朗,佛山很多制造企业根据预期收缩了产能,迫于前期库存积压的压力,对客户回款周期进行严格的控制。

  澜石不锈钢一家钢贸企业负责人黄女士表示,由于销售增长不能和两年前相比,公司宁愿舍弃一些还款周期较长的家电企业客户,避免以前向银行借款囤积钢材。“2008年以前,经济形势好,银行也愿意贷款,很多企业囤钢材发了大财,但现在大家都很理性了,钢材价格波动太大,不再用银行大笔资金来囤货了。”

  在近几年投资过热的LE D照明行业,也发生了产能过剩企业悄然倒闭的事件。“前几年几个贷款一两个亿的老板,今年亏损几千万的都有。生产出来的产品积压,经销商欠生产厂家的,厂家又欠配套灯具的供应商。银行不敢再贷款,企业老板随时准备走佬。”吴育林讲述到,这也让照明行业企业普遍紧张资金链问题。一是减少随意投资,二则缩短资金回笼的周期。

  尽管陶瓷行业今年上半年市场行情比去年有所好转,但上游陶瓷机械供应商还是对资金链感到紧张。“也知道老板不错,也知道企业不错,但就是不敢签合同。感觉没有多大把握,一旦出现欠款和死账,在这个关头就可能连累公司。”赵秋生对南都记者表示。

  产业链上下游之间原本是相互拆借的,特别是陶瓷行业,去年几家中等规模陶瓷企业老板卷铺盖走人,有些连工人工资、上游供应商还拖欠着。这种三角债关系在银根紧缩、贷款难的形势下更显得脆弱。

  一位从事陶瓷窑炉机械的企业董事长陈先生则告诉记者“复杂的三角债如果不加控制,在经济形势下行的态势下,很容易露出水面。我们则正在尝试融资租赁方案,就是将设备一次性卖给担保机构,然后进行设备出租服务。这样企业就可以不用担心账款难收的问题。”

  未来预测

  刚性调整或误杀好企业

  对于近期发生的“钱荒”,金融专家、企业负责人均有比较一致的认识:“钱荒”折射出中央政府主动要求去杠杆、去产能,迫使银行不得不谨慎从事高风险资产扩张,与之伴随的是货币创造与运营效率的降低,引导资金从虚拟经济向实体经济回流。

  此轮钱荒并非因为货币政策收紧,是过去几年商业银行随心所欲扩张自己的业务规模,达到一个极点后的集中爆发。央行的应对是要商业银行更审慎地对待风险控制、改进流动性管理。

  “钱荒并不是说银行资金总量不够,主要是金融期限错配造成的短期不足,真正需要融资的实体经济没有钱,追求短期利润导向的银行则热衷于将资金引向虚拟经济。”陆涛表示这次钱荒央行的态度就是告诉银行,央行不会对流动性不足出钱了。

  陆涛的担忧在于,银行迫于形势对金融结构的调整太过刚性,短期收紧贷款会误伤一些现金流比较优质的企业。“但钱荒不会长久,预计半年的时间就会缓解。”陆磊说。

  而广东金融学院院长陆磊在佛山的近期演讲则表示,中央政府应对钱荒的对策释放一个明显的信号,未来金融发展或许面临一个转折性的发展点,长远来看金融投资整体的回报率会明显下降,如此金融才能回归实体经济。“如果投资房地产或其它项目能获得2倍的收益,你会去做实体经济交易和科技创新投入吗?”陆磊说,这对佛山这样注重制造业的城市未必不是一个机遇。

  相比较专家的乐观,佛山企业则更为谨慎。赵秋生表示,目前很多制造企业扩大产能的意愿大幅降低,如果融资成本过高,将进一步打击制造业企业投资再生产的积极性。“我对金融流入实体经济并不乐观。

  [数据]

  去年3118亿

  流向中小微企业

  尽管中小企业融资一直喊难,但佛山市银行界也表示对中小企业贷款一直不遗余力。近日,人民银行佛山中心支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年末佛山中小微企业银行贷款余额为3118亿,较年初增加435亿,增长16 .22%,高出人民币贷款增速4 .1个百分点,中小微企业人民币贷款占企业贷款总额的79 .9%。

  同时在表外融资(相对于直接借贷)方面,去年年末银行承兑汇票余额332亿,同比增加281亿,显示银行在存贷比和信贷额度约束下通过表外业务也支撑实体经济发展。此外,去年佛山新增担保贷款103亿,即使在金融部门严控担保行业风险的形势下,也支撑了2354家中小企业的融资。

  对此,佛山市副市长刘炜感到并不满意。“我们银行的存贷比只有62 .86%,低于全省的平均水平,浙江一带,哪怕是武汉都达到了80%。很多内地的城市在金融发展上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子,佛山接下来就是要进一步提升存贷比,增加给实体经济融资的规模,建立更多层次的融资体系。”

  去年年末佛山中小微企业银行贷款余额较年初增加435亿,增长16 .2 2 %

  去年中小微企业人民币贷款占企业贷款总额的79 .9 %

  “未来金融发展或许面临一个转折性的发展点,长远来看金融投资整体的回报率会明显下降,如此金融才能回归实体经济。”

  广东金融学院院长陆磊

  “但愿不要波及到我们钢贸行业吧,老实说,钱荒不钱荒,我们从银行贷款都要通过联保的形式去贷款,而且银行从前两年就开始对钢贸企业关闸了,我们一直都在闹钱荒。”

  钢贸企业主

  “钱荒并不是说银行缺钱,银行整体上资金是宽裕的,央行的政策旨在引导金融回归实体经济,佛山和其它地方不一样。佛山没有央企,很多地方央企融资进入到其它领域,而佛山的制造业大部分都用在了自己身上。”

  佛山市金融局局长郭家新

  采写:南都记者 李文波

  作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