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生态修复倒逼佛山工业园改革

来源网址:http://www.lgjmc.cn/

  “94.5万元!”5月27日,高明开出佛山全市最大环保罚单,对该区一家纺织印染企业违规使用水污染物处理设施进行处罚。消息传来,让只有一江之隔的顺德企业老板也为之震动。

  “以前是万事好商量,现在却是说点情也不行。”林伟业(化名)说,他是顺德龙江镇某工业园区一家铝材加工厂老板。今年已经55岁的他仍清晰记得,在上世纪那个“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时代,工业园区对企业并没有太多的环保要求,但随着发展的推进,“环保”已经变得无处不在,渗入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

  21日,顺德高规格召开城市升级战略研究报告会,国内顶级民间智库王志纲工作室认为,走过高速发展历程的中国正进入一个生态修复的新时期,建议顺德以现代生态网络打造珠三角新型城镇化的样本。

  当生态成为城市升级的首要关键词时,一场消除污染的“环保风暴”将不可避免地到来。那些曾经作为顺德发家致富的“功臣”如今又面对高污染的工业园区将何去何从?园区企业又将面临哪些抉择?

  唯利是图

  村级工业园成污染“重灾区”

  当带着铁锈的废水排入小河,铁屑直接通过抽风机排到空中之后,曾经的生态村逐渐变成了污染的“重灾区”。

  “政府对企业的环保工作越来越重视,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林伟业说。他至今仍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刚开始经商时,企业并没有太多的环保知识,更难谈得上环保意识,周边十来家工厂,所产生的污水废气基本都不经过处理就开始往外排放。“办企业就是为了利润,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管。”

  和林伟业一样,陈晓妍(化名)也类似的记忆。1998年,她选择在距离龙江镇中心约4公里处的一村级工业区从事制造生产。“那时在村里搞生产,虽然也会安装相关的排污设施,但并不严格,基本不处理就直接向外排放。”

  实际上,这两人所讲述的情形在顺德过去30多年工业园区发展中颇具代表性。改革开放初期,中央分权体制改革释放了工业发展的活力。“作为先行者,顺德逐步形成从市到镇到村的分权体系,并建立了以镇为导向的财政分配体制,让顺德形成了村、镇两级工业区齐头并进发展的格局。”顺德区发展规划和统计局有关负责人说。

  时至今日,顺德全区拥有村级工业区或工业点多达200多个,小的占地几十亩,大的几千亩。人们常用“村村点火、户户冒烟”来描述之,一点也不夸张。这种分散性的工业布局,极大地激励了村集体生产积极性的,带来了当时工业经济的快速发展,但也为后来环境污染埋下了伏笔。

  龙江无疑是其中一个典型。在仅有的73.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遍布着2000多家各类家具制造企业,成就了龙江作为“中国家具制造重镇”的美名。但如此庞大数量的企业,只有一部分在环保部门进行审批,其余相当比例的小微企业都散布在各个村居之中,往往成为污染的主要制造者。

  如龙江某村曾获得佛山市生态示范村称号,拥有1000多亩鱼塘和清澈的小溪。但在2004年前后,该村工业园大规模引进企业,尤其是引入污染严重的家具喷漆、灰沙砖厂等企业,情况开始发生改变。当带着铁锈的废水排入小河,铁屑直接通过抽风机排到空气之后,该村逐渐变成了污染的“重灾区”。

  市民觉醒

  污染投诉成第一关注点

  伴随着经济的改善,良好的生态环境逐渐成为一种稀缺资源而受到人们的关注。这些曾经被村民视为发家致富“功臣”的企业,如今却因为污染而变得让人无法忍受。

  一方面是企业环保意识的缺乏,另一方面也与当年园区缺乏科学规划有有关。像林建业所在的企业就与居民区相邻,周边还有学校等公共设施,在选址上就缺乏科学性。而据笔者了解,在快速发展的年代,顺德大部分工业园区缺乏完善的配套设施。直到今天,即使是北滘这种发达镇街,其工业园区也缺乏雨污分流设计,客观上也造成了对环境的破坏。

  正所谓物极必反。在物质缺乏的年代,人们对经济的追求远远超过对环境的重视。但伴随着经济的改善,良好的生态环境逐渐成为一种稀缺资源而受到人们的关注。这些曾经被村民视为发家致富“功臣”的企业,如今却因为污染而变得让人无法忍受。

  林伟业说,以前周边居民对环境还不大关注,现在只要有废水废气排放,他们立马就会进行投诉或举报,非常敏感。“以前是大家一起往外排,接到投诉时就相互推诿,很难明确是谁的责任。”他说,但如今,随着一些污染厂家陆续搬离,责任就明晰了很多,他经营的公司曾因违法排放污水而被罚3万元。

  就是林建业自己也开始对环境污染变得难以忍受。“以前家外面的小河有鱼虾,也有人在那洗衣服,但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情景了。”他说,在河涌污染最严重的时候,下班宁愿绕路多走点都不愿意经过那里,因为生活环境变差,5年前他决定从镇搬回农村生活。

  谭展鹏(化名)是龙江沙富工业园区一家沙发企业老板,该园区拥有沙发厂、床垫厂、木工厂、LED工厂、电镀厂等近50家企业。“十年前站在高楼上能清晰看到很远以外的楼房,现在天空灰蒙蒙,连镇面的景物都看不清。”他说,随着环境变差,其身体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最近5年其鼻炎也越发严重。

  实际上,随着市民环保意识的崛起,环保投诉已成为全区的热点问题。佛山市委常委、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在去年一次环保会议上就透露,在全区的信访案件中,有关环境污染的投诉已经超越了土地问题成为市民最为关注的问题。这一结论大大超乎了一般民众的认识。他说,他个人的手机也曾收到有关的环保投诉电话或短信。

  陈晓妍在村子里也开始意识到了这种变化。她说,虽然是本地人,但周边都是居民区,工厂有时候往外排放废气,会立马遭到邻居投诉。这在以前是很少有的。“如果不好好处理工厂的污染问题,在这里工作的人身体也会遭殃。”陈晓妍说,隔壁的喷漆厂有段时间水帘除尘设备坏了,每天上班,桌子上都会铺满一层厚厚的黑色灰尘。早在2002年,她就做出一个决定,把工厂外迁入当地一个统一管理的工业区,并在村委会的监督下开始安装环保设备,目的就是不希望搞坏自家的环境,也希望继续和当地居民保持良好关系。

  执法趋严

  “环保风暴”席卷被污染工业园

  顺德加强了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合力打击环境污染犯罪行为。仅2013年一年,顺德全区环保立案609宗,其中移交司法机关案件7宗,刑事拘留11人。

  “一直以来,村居负责人都提醒大家办理环保证,但没有强制要求。”谭展鹏说,大多数的人环保意识不强,常常抱着侥幸心理。环保部门检查的时候就应付一下,一段时间不检查又开始放松。

  此一时彼一时。在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到突出位置之后,林伟业开始意识到,环保执法将日趋严格。“以前是万事好商量,现在是一点说情也不可以。”

  在3月举行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宣示重拳治污的决心:“我们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随后,佛山全市启动“环保执法年”,宣布将用最严格的环保执法“组合拳”保护大气和水环境。

  在此之前,顺德已将2014年定为生态建设的落实年,并在马年春节之后就立即启动为期一整年的整治违法排污企业环保执法专项行动。3月19日夜晚8时许,顺德环保部门执法人员兵分三路,深入容桂、伦教、龙江三个镇街工业园,突击检查企业排污情况。在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三支队伍分别突击检查10家企业,其中1家涉嫌偷排,3家因环保审批手续不齐全涉嫌违法排污,分别被立案处理。

  实际上,强化环保执法监督去年已经成为顺德的常态。为形成震慑威力,甚至在两高出台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前,该区就已经加强了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合力打击环境污染犯罪行为。数据显示,仅2013年一年,顺德全区环保执法检查企业10042家次,立案609宗,其中移交司法机关案件7宗,刑事拘留11人。

  在上月召开的全区环保工作会议上,顺德区副区长陈浩斌特别指出,要加强对群众反复投诉的污染问题,对均安畅兴工业园、容桂华口工业园、杏坛电镀集中区等集中工业区,对漂染、电镀、金属表面处理、挥发性有机物排放等重点行业进行整顿排查,严查故意偷排、超标排污等违法行为。这种表态无疑宣告,新一轮“环保风暴”正在到来。

  艰难选择

  企业增加投入忧“劣币逐良币”

  环保投入将增加其运作成本,如果不是按同一标准统一实施,无疑将增加企业的运作成本,削弱竞争力。

  “其实老板并不是不知道环保的重要性。”顺德区环境运输和城市管理局常务副局长谭俊杰说,他们也明白今天不改、明天也得改,但只提一个要求,不要只让一个企业单独改,而是要所有企业一起改。因为,环保投入将增加其运作成本,如果不是按同一标准统一实施,无疑将增加企业的运作成本,削弱竞争力,甚至产生“劣币逐良币”的现象。

  这个观点在谭展鹏的身上获得了印证。他说,说之所以一直不办理相关环保证明,是因为看到同行也没有办理,自己也就拖着,况且办证件,更新设备,又要花一笔钱。但三年前,在与政府部门人员的多次沟通后,他开始意识到环保在未来将成为一个无可回避的问题。为避免日后不必要的损失,他下定决心前后投入了5万元,更新工厂内防尘设备,最终换来了一个环保证。

  和谭展鹏一样,林伟业也认为,“既然环保问题迟早都要面对,不如早点做好,尽早享受。”为此,他正逐年增加环保设备,并准备将工厂从杂乱无章的小型工业园,搬迁到一个管理设施较好的工业园区内。

  不过,有了设备并不是一劳永逸的,伴随标准的提升,各种环保要求也越来越多。“虽然环保部门不会经常上门检查,但对工厂牌照年审要求很高。”陈晓妍说,为了能够顺利通过年审,工厂在4年前花了3万元增设两台排气设备,每年还需要1万元对全厂的环保设备进行保养和维修。

  “我们也明白环保会增加企业的运作成本,但顺德作为先行者,不能等也不能停。”顺德区一官员说。就在陈浩斌讲话的同时,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史上最严格的环保法修订案。针对环保执法处罚力度、执法手段有限的情况,新环保法增加了按日计罚、罚款数额不封顶、行政拘留等手段,这些加大违法成本的举措,无疑将倒逼全国各地更加重视环境保护,让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伴随着形势的变化,陈晓妍留意到,同行们开始着手准备更新或增设工厂的环保设备,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环保变革。但究竟能否真正抵挡得住新考验,继续留在园区内发展,则是一个未知数。

  ■探索

  试点分散工业废水集中处理

  针对村居工业园中零散分布、废水产生量较少的企业,顺德大力探索工业分散废水集中处理的防治模式。

  资料显示,顺德目前共有各类废水企业4000多家,年排放废水总量约1800万吨,约占顺德区污水产生总量的25%。去年,环保部门发布《顺德区分散工业废水集中处理专题研究报告》,将排量小于50吨/日的生产废水生产源定义为分散工业废水。此类废水有产生源分散、收集难度大、水量水质不稳定、处理难度大、处理费用高等特点。

  对此,报告建议在顺德全区设立五个分散工业废水集中处理站,将分散性工业废水进行集中处理,以减低企业的运作成本。举例来说,一个日排放废水量10吨的企业,只要在工厂内建设一个容量足够大的密闭污水池,通过管道将污水引入池内,每天定时由密封罐大卡车运往废水处理厂处理,这犹如城市收垃圾一样,被逐一收集起来统一处理,减少了企业自行处理的负担或偷排的风险。

  更为重要的是,通过统一收集处理的方法,小企业的污水处理成本可能会下降1/3到2/3。以龙江为例,该镇内废水收集的平均运输为8千米,每吨污水运输费用为每公里1.5元/吨,同时加付每吨5元固定费用,如此下来,龙江企业每吨污水的处理费用为17元;而如果是自行处理后排入内河涌的费用则至少为每吨21.5元。

  目前,顺德以龙江作为试点,项目以特许经营方式对辖区内的有机废水进行收集处理,主要收集家具行业水帘机的喷涂废水,项目分二期建设后日处理规模为3000吨/日。

  根据计划,在“十二五”期间,顺德将计划再建设分散工业废水集中处理站点4个。处理包括化学品生产废水、食品废水、水性涂料废水、金属表面处理废水、印刷印染废水、水性印刷废水、家具废水等共7个类别日均排放量在50吨以下的工业废水。这些站点计划分布于龙江镇、陈村镇、容桂街道及勒流街道。

  顺德将探讨工业污水治理设施强制第三方运营模式,按照对工业废水处理进行深化要求,建立“自愿+强制”的监管制度,在工业废水处理达标排放的前提条件下,允许企业选择自行处理或委托工业集中处理厂和工业分散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对于无法保证废水处理达标的,则强制其进行委托处理。

  ■顺德工业园区进化史

  1

  农业经济时代

  这一时期,顺德就已经是富庶的鱼米之乡和典型的商品型农业区。改革开放前,顺德一直是广东省经济作物生产基地之一。在经济作物加工业发展的同时,顺德社队组织也开始了从事工业企业的历史,这种社队组织在发达的农业生产的基础上从事工业生产发展集体经济的模式,是顺德区别于珠三角其他城市的重要特征,更催生了以后的乡镇企业的萌芽。

  2

  改革开放以后

  顺德逐渐形成了“市-镇-村”的分权体系,并建立了以镇为导向的财政分配体制,这一制度的形成极大地激励了镇一级政府和各村集体的生产积极性,顺德出现了村、镇两级工业区齐头并进发展的格局。分散的企业布局造成了“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城市化格局,是顺德现状工业用地利用粗放、空间无序的根源。

  3

  上世纪90年代以后

  顺德在全国率先推行企业转制,政府退出市场,企业产权制度改革使得实力较好的大企业获得迅猛发展,美的、科龙、格兰仕等全国知名的企业迅速涌现。与此同时,顺德意识到“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格局对城市空间的影响,为了促进工业用地的集中发展,顺德在这一时期推动了集约工业区的建设,每个镇街各自建设了1—2个集约工业区,镇域经济迅速扩张,北滘、容桂等制造业发达的小城镇开始涌现。此外,大型龙头企业开始出现产业分包,带动了周边上下游产业及配套服务的发展,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产业集群。

  4

  21世纪初以来

  顺德大型乡镇企业的发展不仅给周边区域内其他中小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同时也通过镇域之间产业上下游联系和协作关系加强了不同街镇之间的联系,形成了众多产业集群体系。顺德“一镇一品”的产业格局初步形成,产业发展进入到以大型企业为龙头,发展配套产业,培育产业集群的阶段,同时新增产业空间也由原有的分散布局开始转向相对集约集中发展。

  本版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张培发 实习生 高绮桦